主页

庄家赖账彩民追杀两俱伤祸起“六合彩”

  今年21岁的赵某,是北流市北流镇农民,禁不住买“六合彩”“易中奖、赔率高、容易发大财”的蛊惑,与“六合彩”庄家、同村人周某做起了买卖。今年5月起,他通过电

  话报数向周某前前后后共买了十多期“六合彩”,但失望的是,赌注下了数千元,虽偶有所获,却总是输多赢少,收不抵支。赵某很不甘心,今年6月10日晚,他又通过电话向周某报买了其中一个数字并下赌注300元以此一搏。晚上9时许,“六合彩”开奖了,赵某被告知中了,并且按赔率计算他应该得到12000元,真是“福从天降”!赵某万分高兴,然而,也是从这一刻起,祸亦从天而降了。

  作为“六合彩”庄家,最高兴的是彩民多、受注大而中码者少(一切庄家实质上就是靠这招赚钱的),而最怕的是被彩民高额买中,对此局面,绝大多数庄家就玩起了“赖”“躲”“拒”。当赵某向周某索要赢钱时,周某便铁了心不给赵某兑现,并暗地里编好了推托的理由。

  果不出所料,当晚赵某打电话向周某追要钱时,周某即示意其弟传话说,他那现在没有那么多钱,答应翌日先支付四五千元,余下的以后再支付。赵某信以为线日一大早,赵某就一直在等周某送钱来,可等到10点多钟都不见消息。他又给周某打电话:“老板,那奖金怎么样了?”“什么金怎么样了?”“兑钱的事呀!”“这些钱我给你可以,不给你也可以,即使给也只给你三四千,甚至一分我都不给你!”不想,周某在电话里语气强硬得很,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“你这样讲话是不行的……”还没等赵某把话说完,电话就挂了。后任凭赵某怎么拨打电话,都没人接听。

  此后二三天,赵某又不停地打电话追周某要钱,可周某那边不是没人接听,就是由周某的家人接听,接听了也说周某出去办事没回,或说已外出筹钱没有回等等,反正以各种理由推辞,这可气煞了赵。6月13日中午,赵某来到周某家,被告知周某带孩子出去玩了,赵某又拔打周某电话,却是其的一个朋友周B接听,周B转告说周某去南宁出差了。此时,赵某觉得不太对了,便直接去到周B家,果然,周某正在周B家玩。不想,一见面,周某先声夺人:“我欠你几十万呀,讲好迟几天给,你天天骚扰我做什么?!”“你何时给都应有一声交待呀,怎连声音、人影都寻不见呢?”“你这么嚣张,就算现在我有钱也不给你,有本事你找人打我呀。”“不要这么说话吧,我与你弟是十几年的同学了,你说这样的话十分不爽的,影响感情。但办事起码要按规矩办吧,你这么做讲不讲信用啊?你过几天支付就过几天支付吧,我先走了。”在路过周某家时,赵某便把周某做“六合彩”庄家输了钱的事告诉了周某父母。不想,第二天一早,周某就打电话给赵:“你为何把我的事跟我家人讲,现你惹怒了我,你等着,今晚我定去收拾你……”

  6月14日晚上9时许,周某纠合了周B、梁某等四五个年轻仔开着摩托车一齐去到赵家。在赵某家门外的公路边,这一伙人按计划行事,由周某及另几个后生仔拿着凶器在外守候,而周B与另两个年轻人则进入赵一楼大厅,并大声叫喊让赵某出来以便商谈赌款之事。赵某见外面人多,为防不测,便不肯走出屋外。此时周B与其中的梁某即走上前,用脚朝赵某身上踢,并动手扭住赵某就往外拖,赵奋力挣脱后,即转过身拿起身后放在蛇皮袋里的一把劈柴刀,朝梁某的脸部就是一刀。接着,趁周B还未反应过来之际,抽刀朝其身上连砍数刀,周B受伤后忍痛逃出赵某家门口,而赵紧跟上,又朝周B背部连砍两刀。随后,他冲出门外,追砍周某,周某等其他几人见此阵势,吓破了胆,便四下躲闪逃跑。赵某觉得自己酿了血案,亦不恋战,持刀快速逃离现场外出躲避了……

  在此打斗中,周B的右肩胛部、左胸部、前臂、左食指等等共有七外之多受到创伤,其左肘关节的弯曲功能已全丧失,后经法医鉴定,其伤情已构成重伤、7级伤残;而梁某的左脸亦被严重砍伤,伤情亦已构成重伤。

  案发后,公安机关立即展开侦查,慑于法律的威严,赵自感罪恶难逃,外逃十多天后于6月25日到公安局投案自首,而“六合彩”庄家周某(另案处理)亦在8月23日投案自首。7月12日,赵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北流市检察院批准逮捕,9月23日,北流市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对赵某依法提起公诉。